武汉大学出现1例霍乱,有人立马联想到了美国大使到访武大

发布时间:2022-07-13 16:03:23    浏览::

“真巧了,上月13日,刚刚接待过美国驻华大使伯恩斯,窦校长还兴高采烈地合影!这多么巧合……”

随着今天中午,武昌区疾控中心发布通报,确认武汉大学确诊1例霍乱,有人立马联想到了美国驻华大使伯恩斯上月曾乘坐“复兴号”高铁,从北京出发到访武汉,并曾访问了武汉大学,有一些网络大V就开始暗戳戳的阴谋论,硬把武大出现的这1例霍乱往美国方面强行关联,即便伯恩斯到访距离这名武大学生发病,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。

对于很多人来说,别说了解霍乱,可能连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说过,最多可能听过哥伦比亚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加西亚·马尔克斯著作的小说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。在一般人的印象里,霍乱确实同天花一样,属于上古时期的瘟疫,似乎与这个文明的时代并不搭界。

事实也确实如此,霍乱本不该属于已经高度工业化的现代中国该有的疫病,大学更不应该成为霍乱的源头。要知道,近年来我们能够从新闻中听到过的霍乱爆发,都是发生于津巴布韦(2008年8月)、海地(2010年10月)、也门(2017年),这些常年战乱动荡不堪的国家才会出现。

至今还被挂在互联网门户上的“津巴布韦,人间炼狱”专题就写道,“非洲一隅的小国津巴布韦可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引起人们的关注,肆虐的霍乱已经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迅速吞噬了2000多个无辜的生命。而活着的人不会为他们的侥幸而感到幸运。动乱的政局、仍在肆虐的疾病、缺吃少喝的日子时刻诠释着让人颤抖的字眼-生不如死。这样的日子何日是尽头呢?”

被认为发源于印度恒河的霍乱弧菌,18世纪随着英国人的通商足迹被传递到了全世界很多地方,而霍乱第一次在英国爆发后,他们就发现霍乱是经由被污染的水源实现快速传播,如今在改善公共卫生与污水处理后,基本上已经从发达国家绝迹。

作为同鼠疫一道仅有的两种被列为甲类传染病的霍乱,其实跟鼠疫一样,在中国并没有彻底消失,比如,2019年11月,“人类已知最古老的一种疾病”鼠疫就曾在社交平台上引发热议,来自内蒙的两位患者经专家会诊,被诊断为肺鼠疫确诊病例;2012年,湖北黄石确诊8例霍乱,2013年5月8例,6月6例,7月11例,其中,7月还“死亡1人”。数据显示,2021年,全国霍乱报告发病5例;2020年全国霍乱报告发病11例,这两年均无死亡病例。

霍乱虽位列甲类传染病之尊,但如今在中国已经不具备大规模爆发的可能性,相较于有些网友惴惴不安的阴谋论,更让我害怕的却是武汉大学雷厉风行的“肛拭子采样”,看完通报后瞬间整个人都不舒服了,痔疮都快被吓得犯了。

检测霍乱的肛拭子采样方式,一旦常态化,这谁能顶得住?

其实,作为一种细菌疾病,霍乱的传播途径主要是被污染的水源,患者会出现严重腹泻和脱水,不加治疗会在数小时内致命,即使患者之前身体健康。

霍乱现阶段主要存在于非洲、东南亚和海地,当人们因贫困、战争或自然灾害被迫生活在拥挤且不够卫生的环境下时,霍乱流行的风险最高。治疗霍乱很简单,简单、价格低廉的补液就能预防因重度脱水导致的死亡。

比起霍乱本身,一有风吹草动就开始阴谋论,其实是一种远比瘟疫本身更让人害怕的举动,因为在这背后是无知、狂热和反科学。

对武汉大学而言,时下最重要的就是排查可能存在的霍乱源头,是不是学校食堂出问题了,是不是学校饮用水出问题了?或者,这名病例接触了校外的不洁净水源吃了不卫生食物?

这些的意义,远超强行关联伯恩斯“这一次令人难忘的访问”,就像武大学生赠送给他的中国折扇上的“和”字一样,在伯恩斯看来,这是传递了一个“有意义”的信息:尽管两国政府之间存在很大的不同,但中国和美国的青年要继续加强交流。

对了,伯恩斯去的是武大文理学部,而霍乱发在工学部,还是有一丢丢的距离。